主要內容區塊
:::
文字大小:
原文

首頁/古往今來/世界航空掌故/航空飛行員

飛越太平洋的第一名有多少?(上)

史密斯,帶著其領航員布隆特(Emory Bronte)飛抵夏威夷

 在林白少校(Lindbergh)首次橫越大西洋凱旋歸來後一週,夏威夷一位叫杜爾(Janes B.Dole)的鳳梨大王,懸賞三萬五千美元要贈與從加州飛達夏威夷最先的兩架飛機...,由於多年以來夏威夷便被視飛越浩瀚太平洋之第一塊踏腳石,難怪當年此一杜爾航空大賽引起了全世界廣大的注意。

第一大步

 航空界邁出征服太平洋第一步的,乃是美國軍航空隊,時為一九二七年六月二十八日,一架命名為「天堂鳥(Bird of Paradise)」的佛克(Fokker C-2)軍用運輸機,從美洲大陸西岸奧克蘭(Oakland)起飛,直飛檀香山的惠勒機場(Wheeler)。這架軍用腳一走,後腳馬上便跟著起飛的,是一架旅空型(Travel Air)民航單翼機「奧克蘭城號(City of Oakland)」,由航郵飛行員史密斯(Ernest L.Smith)駕駛,一心想要趕過前面的軍機,可是,由於擋風玻璃破裂,不得不半途而廢折轉回來。

 話說軍方對此一遠征夏威夷之計畫與準備工夫,正與以往歷次創紀錄飛行一般,絲毫不苟,鉅細無遺。先看飛機,選定一架美國製佛克特殊型(Fokker VII A/3m),裝三具二百二十匹馬力萊特旋風型引擎(Wright Whirlwind J-5),與安全載運林白橫越大西洋同樣之動力。為承載長程飛行所需之燃油安全起飛,特別設製了長達七十一呎之機翼,機上更裝有最新之盲目飛行儀器及其他航行所需之無線電等裝,兩名亦精挑細選,領航員兼副駕駛員海京伯格中尉(Lt.Albert Hegenberger),為一位測試新型航行儀器、盲目飛行裝備,及鑽研越洋飛航任務多年之飛行軍官,正駕駛員為麥提倫中尉(Lt. Lester Maitland),曾任派楚克將軍(Gen. Patrick)及米契爾將軍(Gen. Mitchell)之武官,參與過無數次軍方創記錄之飛行。

 這次長程飛行之另一附帶任務,是要實地試飛一種當時剛發明之新式助航設施──無線電波束(radio beams),由地面電臺傳送出按航路航跡預先設定好之有方向性的信號(即四像限無線電導航臺﹝4-leg radio range﹞之前身,現又進步至多向導航臺﹝omni-range﹞──譯註)。為此一測試,軍方特別在舊金山及夏威夷架設兩座無線電發射臺,如佛克機之接收性能無誤,大氣情況良好的話,兩座電臺均可提供航跡引導達數百哩之遙。

 起飛後,由於雲層及黑夜,迫使麥提倫大部分時間都依靠儀器飛行,後來無線電接收機突然失靈,只好放棄波束測試工作,全靠海京伯格精確地推測航行趕路,航線非常正確,因為如此遼闊的海洋,只要航向差到四度,佛克便會偏離整個群島,連影子也看不見了。

 在六月二十九日日出不久,「天堂島」終於飛抵夏威夷,飛行時間一共不到二十六小時,兩人這趙橫渡二千四百哩汪洋大海之行,已創下了最長的水上飛行世界記錄。

 軍方此一拓荒的越洋飛行後不到三週,曾因擋風玻璃破裂回航的史密斯,也帶著其領航員布隆特(Emory Bronte)飛抵夏威夷。不過,此一民航機之首次越洋飛行成功,雖亦受人歡迎和慶祝,但因其非傳統式之降落,多少感到些許減色。原因是,當兩人飛到僅差五十哩便到達檀香山時,突然發現汽油已燒光!只得找到一個叫莫納凱(Molakai)的小島強迫降落,飛機墜落樹叢,雖然「奧克蘭城號」就此完全報銷,兩人卻只劃破一點皮傷而已。

 民航機上這兩位駕駛員,與軍機有志一同,同樣遭受無線電失靈,及無法使用導航波束之苦,幸有了不起的海洋航行專家布隆特,全程照計畫航線飛得一點不差,可惜這樣精異的專業技術,是已開聚集在舊金山,等待杜爾航空大賽的大部分機員所缺少的。

杜爾大賽

 不論是否夏威夷飛行已被人搶盡了鏡頭,杜爾大賽仍繼續進行,甚至軍方雖已獲得上述光榮,仍有三十名以上的飛行員,為巨額獎金所誘前往參賽。其賽杜爾原指望吸引四、五名有經驗的飛行好手出馬就好了,如今卻面對著一大群數不清的飛行員,全都摩拳擦掌等待這業已喧騰了一年之久的挑戰到來,係一場輕鬆的飛行競技,竟然變成轟動全球的航空大賽。

 更麻煩的是,大多數前來參賽的各路英雄好漢,都是驚險特技飛行員、飛行馬戲團飛行表演家,以及第一次大戰退伍的飛行軍官等,對儀器飛行、航行學和長程飛行都毫無經驗,其使用之航空器亦同樣未經適當準備。這時幸虧航空部(Aeronautical Dept.)出面,決定對籌委會助以一臂之力,前往檢驗每架參賽飛機是否適航,測驗每位飛行員之技術,並要求每一航空器須攜帶一名合格之領航員。

 結果,經測試合格之飛行員有十五名,准予參加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二日開始之大賽。而他們的飛機除大半是設製不切實際,草率拼製而成,型式奇特怪誕外,其餘的不是油箱太大或太多,以其飛機之性能,根本難於全載重升起。由於參賽者之急於將其未經測驗之飛機運渡至奧克蘭報到,途中便先行捽掉三架,三名飛行員隨之身殉!各方豪傑齊集奧克蘭之後,又有兩架被航空部查核官勾掉,自動退出者亦有幾架。

 到了開賽之日,只有兩組人馬被核可,因之比賽延遲四天舉行,俾予落榜者較多時間再做準備,即使如,此到了八月十六日,亦只有八組人馬被核准。大夥們齊集停機線,一字排開準備起飛,然而災難亦隨之降臨。就在奧克蘭新機場五萬名觀眾面前,眼睜睜看見兩架裝載過重的航空器,剛起飛便摔掉!第三架,則是引擎出毛病而回航,第四架回來時,帶著一條隨風飄揚的長幡,那是一條從機頭破裂撕到機尾的身蒙皮!

 更壞的是剩下來最後終於起飛上路的四架飛機,又有兩架消失於太平洋之中。其一為被看好最有希望的一架洛布德(Lockheed)新出廠織(Vega)單翼原型機,該機命名為「金鷹號(Golden Eagle)」,由前陸軍航空隊飛行員佛羅斯德(J.W."jack" Frost)駕駛,其領航員為史考特(Grodon Scott);第二架消失了的飛機,是一架布爾式(Buhl Airsedan)雙翼機,還攜載了一名不怕死的女乘客──一位密西根州的女教師蜜翠桃蘭(Mildred Doran),飛行員名為培德納(John Augy Pedlar),乃是一位和藹可親,走翼特技表演的飛行員,他既缺乏充分之飛行經驗,又正好配合缺乏恐懼之心!

 好萊塢著名特技飛行員戈依貝爾(Arthur Goebel),原打算以獨行俠姿態參賽,但後來被戴維斯(Bill Davis)作其領航員,兩人駕駛一架裝旋風引擎的旅空型單翼機「烏拉娃號(Woolarac)」,起飛後不久,便不得不爬升到籠罩加州海岸的濃霧和低雲之上,當夜幕低垂時,兩人逼得再爬升到六千呎,以保持雲上飛行,如此方可瞧見地平線,戴維斯亦可靠觀察星座作天文航行,兩位航空員尚可定時在空中作位罝報告,因其為參賽者中,惟一裝有無線電發射機之航空器。

 翌晨山出不久,二人從雲洞中看見了海面一瞥,戴維斯扔下一枚煙幕彈,由之偵測出飛向業已大變,立刻告訴不肯相信的駕駛員,然後大量將航向改正,心中仍焦慮不安,惟恐錯失,直到離夏威夷外七十五哩左右,戴維斯攔截到莫伊島(Maui)發出出來的無線電波束,才放下心來,證實他的航行計算無誤。「烏拉娃號」飛行了一共二十六小時又十七分鐘之後,成為第一架降落在檀香山惠勤機場的飛機。

 大家焦急等待著第二名出現,最後還是基地設在夏威夷的商用航空員馬丁傑生(Martin Jensen)和其領航員謝魯德(Pual Schulter),駕駛一架布雷斯式(Breese)單翼機「阿羅哈號」(Aloha),燒光了最後一滴油,才完成任務奪得一萬美元獎賞的亞軍。起初他們保持雲下目視,直到天黑才試著爬升出雲,俾便謝魯特仰觀天象,但一連三次飛機失控,幾乎要進入螺旋,故整夜都在海面低空飛行,儘量保持航向,直到天剛破曉,原以為該抵達檀香山時,然而卻仍是茫茫大海一片汪洋,謝魯德的本事要等到日正當中時,才能利用太陽測出位置,於是只有在海上繞圈兒飛了兩個半小時,等到正午出方位時卻大大失望,原來向北偏離目的地達一百九十哩之遙。綜計杜爾大賽,包括其準備期中的飛行,一共喪失了九條人命!

倫敦至澳洲

 下一位引起世人注意的輪到澳洲的航空員了。一九二八年二月七日,亨克萊(Bert Hinkler)為澳洲人在航空界鳴射了第一槍。

沈運曾 譯


更新日期:2018-09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