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內容區塊
:::
文字大小:
原文

一位飛行史的無名英雄比爾‧克卜勒將軍
一位飛行史的無名英雄比爾‧克卜勒將軍

 從早期的氣球飛行家,經兩次世界大戰,開發可棄油箱,戰勝德國空軍,迄於指揮比基尼核爆,一位經歷人類整個飛行史的無名英雄──比爾克卜勒將軍。

 四月分克卜勒晉升為少將,他為新接奉之重大任務立採積極行動,這位剛出爐的兩星將軍,自己跑到三家美國戰鬥機製造商去投帖拜訪,他告訴「閃電式」( Lightening P-38)、「雷霆式」(Thunderbolt P-47)、和「野馬式」(Mustang P-51)的廠商們說:「我要飛的到柏林,這些飛機必須要帶更多的油料!」大夥兒聽了覺得克卜勒的要求太離譜了,到柏林,那簡直是不可能!克卜勒不信邪,堅持要求。於是北美飛機的工程師們便向材料司令部打小報告訴苦,該部簡略地威嚇說,可能要問克卜勒以「擅改航空器規格」之罪。

 克氏到任,纔首先發現第八戰鬥機司令部的資源有限,原轄的許多飛機,都被借撥到北非及太平洋戰場去了,所剩的 P-47「雷霆式」,其航程半徑只有一百七十五哩,故泰半用來訓練或短程護航等任務。而這時期,美國的轟炸機群,卻正面對著無對手可抵抗的德國戰鬥機,只有繼續被擊落!

 解救之道,惟有趕快補充航程較長之戰鬥機,並增帶燃料用畢即可拋棄之副油箱,來擴大作戰半徑。一連幾個月,克氏都在工廠與部隊之間,往返催促上述油箱之研發工作,但生產出來的成品一再失敗,不是易漏油便是壓力的問題,不巧的是更趕上鋼鐵短缺。總之,好不容易等到一九四三年夏天,七十五加侖及一○八加侖的副油箱,纔開始送達英倫,這一油量增加了的戰鬥機,便勉可飛到柏林所望之處,已接近多了,但還需更進一步的改良。

 盟軍之此一窘相,在一九四三年十月十九日,對德國席溫府(Schwenfurt)那場大轟炸任務中表露無疑,缺乏護航之大笨牛轟炸機,被黃蜂樣成群的德國戰鬥機,追殺的慘不忍睹,可以說倍遭蹂躪;該役之後,盟軍轟炸火力大損,深入德境之轟炸遂暫時停止,不過,幸得就在當月,克氏所要求更多的 P-38 得到回音了,此種雙引擎戰鬥機已開始送達英倫。由於已有加掛的副油箱可用,P-38 僅有的兩百六十哩航程,突增到近六百哩。克卜勒終於鬆了一口氣說:「長程護航開始有生意了!」但他仍不滿意,認為:「單引擎式的『野馬機』才是我要的答案。」因之,到十二月,當 P-51 終於陸續運達歐洲時,他高興得快跳起來!這超級優良的「野馬」,加上輔助供油後,其航程大到超出八百哩以上,這將是預判德國空軍死刑之日。

從氣球到可棄油箱(下)2

 自一九四三年十月之後,盟軍轟炸機被擊落的數量已穩定下降。到一九四四年三月,在柏林上空便首度出現了 P-38 和 P-51。到一九四四年「六月六日斷腸時(D-Day)」,艾森豪將軍已充滿信心地告訴登陸諾曼地的盟軍健兒們:「大家不用擔心天上的飛機了,那全是咱們的!」

 克卜勒將軍擔任第八戰鬥機司令之頭四個月,便把戰機航程由一百七十五哩增加到八百哩以上,確是一項傑出的功績,他把部隊練成剛鐵陣容,採用主動積極的戰術,必須有「摧毀任何敵人」的士氣,所以除了轟炸機群有充分的保護外,在歐洲戰場的盟軍和德軍,誰都熟知的一句叫人生畏的話:「BBB 來了」!(比爾的低空孩子們「Bill's Buzz Boys」來了),那是令敵聞風喪膽的信息,可見克氏當年的威風與聲望了。後來,德國空軍戰鬥機司令官阿道夫蓋藍(Adolph Galland)回憶說:「到那兒也躲不掉他們,後來我們只有隱藏在自己的碉堡裡。」

 一九四五年克卜勒將軍繼杜立德為第八航空隊司令,戰後奉命在比基尼(Bikini)核試基地,任特勤司令部副司令官,負責一切有關航空事務,以及阿拉斯加航空司令部總司令等職。在經歷了幾乎人類整個飛行史──從早期之氣球飛行、經兩次世界大戰、開發戰機可棄油箱,到核爆試驗──不平凡的一生後,在一九五三年退休,於一九八二年逝世,享年八十九歲。

 如果沒有這位積極進取的早期氣球飛行家,窮追不捨的努力和呼籲奔走,硬要「更多汽油」以發展長程戰鬥機的話,歐洲戰場的殺戮將更加慘烈,第二次世界大戰亦必會延遲相當長的時間才會結束。雖然世人都大大地忽視了他,但比爾克卜勒在戰時對盟軍克敵制勝,有非常重要貢獻的地位,是永遠不會磨滅的。

沈運曾 譯


更新日期:2018-09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