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文字大小:
原文

依據情報蒐整所得:黃埔江面有日艦十七艘、三菱碼頭二艘、共和碼頭三艘,敵出雲艦即在此間,故九月十八日夜晚,我機數度飛滬轟炸,肇致敵軍嚴重損害,十九日早晨八時三十分,敵調集全力,以艦上輕轟炸機、水上偵察機、單翼驅逐機等約三十架,空襲南京,我駐南京句容之驅逐各隊,起飛二十三架戰機迎擊,遂展開空前之空中劇戰,其經過如左: 一、	八時三十分,隊長毛瀛初領隊,率霍機八架,自南京起飛,區分為三個分隊,以V形隊形組成中隊梯形隊形,於青龍山上空,發現敵轟炸機、驅逐聯合機隊約三十架,我機遂直接向敵轟炸機迎頭攻擊,復轉入敵後攻擊,隊長毛瀛初駕IV-I號機,攻擊敵第一分隊,敵三號機首先中彈冒煙,向右脫離墜落,續攻擊敵二號機,亦中彈向右墜落,再攻擊其長機,中彈後脫逃。隊員王殿弼向敵第二分隊攻擊,擊傷敵機一架;隊員戴廣進,攻擊敵第二分隊,遭敵擊傷墜地殞命;第二分隊賴名湯、敖居賢、王蔭華三機,因在上空發現驅逐機,遂未向敵攻擊,僅在上空盤旋掩護;第三分隊楊夢青、陳懷民攻擊水上機,重創一架,陳懷民負傷迫降浦江。二、	八時四十分,隊長胡莊如領隊,率霍克III八架,自南京起飛,分三個分隊,成V隊形向南京東南方爬昇,高一萬呎時,發現敵單、雙翼機二十餘架,在我左後上方,另有單翼驅逐機十餘架,在我機正上方成小隊V形,高出我機約三千呎,此時我機所處之形勢極為不利,而敵機性能較我機優異,第一分隊胡莊如; 宋恩儒分與敵三機連續戰鬥約五分鐘,始脫離。第二分隊董明德、劉依鈞、鄒賡續等三機,遭敵六機攻擊,董明德發動機中彈兩發。劉依鈞左腕及左右足均已經受傷,遂行跳傘。鄒賡續遭敵兩架雙座機攻擊,脫離後降落時未放陸輪。第三分隊劉宗武、楊吉恩、吳鼎臣等三機,遭敵六機攻擊,楊吉恩遭敵擊中起火,負傷跳傘,兩腿燒傷。劉宗武遭敵擊中右足,上油箱被擊穿,極力維持低降,降落句容。吳鼎臣戰鬥時腿部受傷,迫降揚州機場。三、	八時四十分,副隊長黃新瑞領隊,率波音機五架,自句容起飛,成右梯隊形,往南京上空截擊敵機,九時在句容上空與敵機之水上機八架遭遇,發生激烈格鬥,黃機與敵劇戰約二十分鐘,左手受傷無法駕駛,跳傘落於江寗縣鶴齡鄉,人傷機毀。隊員劉蘭清與敵纏鬥中負重傷,跳傘墜落江寗縣西成鄉後橋頭村陣亡。分隊長胡佐龍於句容上空纏鬥後,向南京飛去,於鍾山之東發現水上偵察機一架,遂向其攻擊,將該機擊落於高資附近。四、	八時四十分第八隊分隊長劉炊微、黃居谷分駕費亞特機兩架,自南京起飛,於青龍山上空攔截敵機,與敵機發生劇烈空戰,遂因眾寡懸殊,我二機先後中彈燃燒,劉、黃均為國犧牲。 五、	十六時三十分,敵機十餘架突襲我首都南京,駐京、句容各隊起飛八機巡邏警戒,駐句容第三大隊大隊長蔣其炎,率波音機三架飛京截擊敵機轟炸機,於南京之東遇敵驅逐機十餘架,發生混戰,分隊長胡佐龍被擊斷飛行操緃線一條。隊員黃子沾遭敵機十餘架包圍。因不見友機自行突圍而還。蔣大隊長亦被敵機包圍夾攻,右腿右腕受傷,飛機重創。跳傘時遭敵機射擊多次,壯烈成仁。 六、	駐南京驅逐機隊由毛瀛初、賴名湯分別率領,在南京上空與敵機發生劇烈空戰,因眾寡懸殊,始終處於劣勢,敵轟炸機在城內投彈多枚,迄十八時十五分始解除空襲警報。  戰果: 	本次戰役由於敵我戰機性能差異甚大,數量眾寡懸殊,計擊落日軍轟炸機二架,水上偵察機一架,擊傷轟炸機二架,我損失戰機十架,大隊長蔣其炎、隊員戴廣進、劉蘭清、劉炊微及黃居谷殉職。


更新日期:2020-07-09